Sakula

“所有的深爱 都是秘密”

归旧年


※七夕私心

※全程打码

※第一人称(?


↓↓↓↓↓↓

总算是把自己扔进了软榻。

纵使是不悔自己选的道路,但昼夜不停的奔波几日也着实磨人,几乎是在接触到被褥的一瞬间就酥了筋骨。平日紧绷着的一根弦骤然松下反而是使素来强压下的疲倦一股脑涌上身心,太阳穴的血管一跳一跳得疼,上下眼皮直打架,却是因心虚没换外衣就躺了床而久久没睡着——终究是顺了那人的小怪癖。

想想也觉得有趣,那人自诩京城大老爷们,平素也确实不是好洁的人。房间与一般大小伙子的无异,但唯独对床的洁净有着迷一样的执着,没洗过澡绝不碰床。若是谁穿着外衣就粘了床断然是要给他踹下去的。当年刚住一块时哪懂那样的禁忌,工作累了便老实不客气地在他床上打滚,一圈还没滚完就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那人的小倔脾性真是越想越有意思,笑了笑便也觉得脑袋没那么疼了,倦意也退去不少,索性就离了床去洗浴更衣。

八月中旬的天委实难熬,刚洗了澡就觉得口干舌燥。年轻人总不甘于平淡无味的白水,就去冰箱拿了瓶冰饮,回房猛灌几口只觉身心都舒畅了。剩下的饮品拧了盖子顺手放在床头柜上,视线四处游走想找工作日程表却在目光扫到柜灯时堪堪停了下来——外观没甚奇特,款式也过时了的旧灯,在刚搬不久、新设的宿舍里难免有些格格不入。

鬼使神差的伸手,在快要触及开关时顿了顿,似是怕眼前不过海市蜃楼。迟疑许久,还是在夏末亮堂的傍晚,点亮了柜灯。暖光从昏黄旧旧的灯罩透出,洒在刚放下的饮料瓶上,却把冰绿茶几字照得分明。

按下的开关,大概不止接通了电路。

熟悉的场景渐渐化开,氤氲上一层迷迷蒙蒙的水汽。与昔日那一个个夜晚的重合交融在一起,忽而恍惚今夕何夕。

有些急躁地去冰箱又拿了瓶冰饮,开了盖子轻放在冰绿茶旁边。红绿黄三色相配是说不出的和谐温润,看着不禁又有些愣神。好容易回过神来却感觉脸有点僵,一摸才知原是对着床头柜傻笑好久。

——————————————————————

一阵叮叮咚咚搅了死寂的沉水,却是正好让自己找着了乱塞的手机。点开一看工作室的小姑娘趁老板不在偷闲摸鱼聊得正欢——大概还没反应过来串了群。难得赋闲也就好脾气地耐下性子一条条翻看,年轻姑娘们闲聊用的表情包很是有趣,逗的人频频发笑。乐着乐着天色便逐渐黯淡下来,只留一盏暖灯稍稍映亮房间。

手机看得久了眼睛有些发涩,便关了屏幕走去卧室的阳台想吹吹风。阳台朝向很好,晚风夹着些许湿意全消去了暑气,拂过面庞只觉凉爽。享够了夏夜闲适,也便睁眼瞧瞧。大都市阑珊的彩灯伴着万家灯火直直映入眼帘,不知怎的让人蓦然想起今日是观星的佳时。抬头仰望,今日天公作美,繁忙的大城上空也洒满了星辉。不知是不是王母娘娘今年分外怜惜小女儿,总觉今年的星辰比往日更亮些、更大些。

星海在远处与人间灯火相接,点点银光与五彩斑斓相配不仅不显突兀反是叫人多了几分熟悉的亲近感。仿佛透过眼前景,又回到了那个璀璨夺目的舞台,回到了还算无虑的年岁,回到了与那人一同插科打诨、唱着相声的时日。

忆起去年今日,与那京城某某,当着一众贵客,暧昧着互称夫妻。

一别经年,恍若隔世。

==================

理科生偷闲吐血之作,语句不顺词不达意,仅是自娱自乐产物。时间不足踩着点堪堪码完,以后闲了大概会慢慢修改。

他们是心头白月光,离开时不曾为他们完结过一部作品,这次虽不算了却遗憾,也算排解了些陈年郁结。

此篇为纪念,也是祭奠。

纪念少年时,祭奠归不去。

晚安,我曾最爱的两位先生

七夕愉快

评论

热度(1)